□劉昌海
  日前,59歲的董憲偉被北京市密雲縣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。從1998年至今的十多年間,董憲偉冒充部隊“大校”,以幫助上軍校、轉業安置、當公務員等為由詐騙數十人共計400餘萬元。據北京市朝陽區檢察院檢察官劉丹統計,從2013年至2014年,僅自己辦理的假官詐騙案件就有十幾起。從近幾年辦案情況來看,此類案件數量一直居高不下。(7月2日《檢察日報》)
  看到這則新聞,我想起了前幾天幫孩子報高考志願,家裡人一直在說,要是像村裡的某某一樣有個好親戚就好了。的確,人家當年考的分數雖然不高,但報考了一個對口的學校,畢業後直接就進了某國企,而且還晉升挺快。可以想象,如果某位家長正發愁時攀上了一位手眼通天的“官員”,動心在所難免。
  私人辦事如此,政府部門辦事也是一樣。前幾年我們都聽過“跑部錢進”這一說法,地方政府申請資金也罷,爭取項目也罷,都要去上一級甚至更高級的政府部門找路子才行。而且,找的官員頭銜越大、職位越高,越能辦成事,越能辦大事。這樣的現狀,也使得一些騙子有了可乘之機。
  從一定程度上講,“假官”之所以橫行,是因為“真權力”的濫用。試想,如果高校招生能夠做到完全透明公開,每一個單位招工都能逢進必考,任何一次提拔都能唯才是舉,官員審批資金和項目都能公事公辦,那麼誰還會辦事時四處找門路?騙子冒充官員又有什麼意義?
  正因為有時候權力運行不公開、不透明,可以憑官員的個人意願任意暗箱操作,才使得有人鑽空子行騙,冒充官員。可以說,正是這個社會在明規則之外還存在無處不在的潛規則,才使得“假官”有了存在的土壤。因此,對招搖撞騙的“假官”當然應該打擊,但更重要的還是規範“真權力”的運行。
  權力總是暢通無阻,才會有人迷信權力。而一旦人們對一樣東西開始迷信,騙子也就應運而生,人們便容易上當。只要遏制住真權力的濫用,就算有人印上再耀眼的名片,表演得再逼真,也蒙不到人。
  劉昌海  (原標題:“假官”橫行是因為“真權力”濫用)
創作者介紹

cu07cuyq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